陸壓

一个小号,会不定时发奇怪的东西。 主写的是药宗,会写es/yys/刀剑乱舞。
坑品无保证,人不会失踪,戳催会吱声。最近脑洞大纲较多,想看扩写请留言。

[宗三中心]lan

试着浅浅的刨一个土坑,先写一点(っ﹏-) .。o
第一人称
all宗三向有药宗江宗压切宗
准备好了就看下去吧
——————
我知道我闯祸了。

因为我把粟田口家的药研睡了。

事情发生在一个很平常的晚上,我开车去了一个趴,本来我是实在懒得去的,但是电话那头的青江声音特别兴奋,说有我喜欢的货色在。

于是被美色诱惑的我进入了那个罪恶的夜店,La pilule,请记住这个名字。

我到的时候青江站在门口冲着我笑,像个狐狸一样,然后狐狸把我拉到了包间里,里面早围了一圈人,群魔乱舞yinmi异常,我看到角落里已经有两个乱摸起来了,还有几个嘴对嘴喂酒的。我扫了一眼,差不多都是曾经玩过一两次的熟面孔,哪有什么我喜欢的货色?

青江狐狸故意卖关子,只是一杯杯的灌我。我酒量还行,因为胃不太好没敢多喝过,最多也大概就两三瓶。然后我就被他灌倒了。

再后来我就记不清了,似乎青江招呼了两个大汉把我抬到了一个房间里。房间里点着香,拉着窗帘,层层叠叠的香气熏的我本来就不清醒的脑子更晕了。看见正中央的大床,我就扑了上去。

再后来我醒了,我看见……黑发男孩一脸冷漠的瞅着我,我正懵着,看见了哥哥和小夜,还有一期先生和粟田口家几个弟弟。

什么情况?集体围观我睡觉吗,还有这个——应该是药研,为什么在床上?

头好痛,身上也好痛。想睡。

哥哥正在和一期先生谈话,小夜看见我醒了过来扶了一下我,递给我一杯茶水解酒。

喝了茶之后我感觉好多了,我试着开口说了一句话:“那个……”

我被我沙哑的嗓子吓到了。就像被砂纸磨过一般,还带着隐隐的痛感。

昨天晚上,我都做了点什么?

评论(5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