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壓

一个小号,会不定时发奇怪的东西。 主写的是药宗,会写es/yys/刀剑乱舞。
坑品无保证,人不会失踪,戳催会吱声。最近脑洞大纲较多,想看扩写请留言。

[药宗]破碎①

[阅读注意:]

[ooc严重]

[私设成山]

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?宗三也记不清了。

大概是那次遭遇检非违使的时候,那些东西的刀上还有敌军的血肉吧。然后刀重重地砍在身上,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宗三左文字,战线崩坏。

手入室仅有的两个席位,已经被占满了,宗三虚弱的躺在卧房内,无神的双眼看着窗外。

奇怪……怎么这么疼?不同于往日的疼痛,宗三感觉自己的骨骼好像都在扭曲着,体温急剧的升高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……在火中。

火?火?!宗三猛地睁大眼,眼前出现了一片火海,而他化作本体的模样孤零零的就要被火吞没。

救命……!但是他喊不出声来。

眼前模糊了。剧烈的痛楚和缺氧的窒息感渐渐消失,宗三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身处房间中,一切陈设如初,只有他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,冷汗浸湿了衣衫,在被褥上留下水痕。

梦?

身上又痛了起来,这次感觉上只是普通的伤痛,宗三挣扎着起来想换衣服,但是他很快发现他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软软的躺倒在榻上。那就算了吧,不费这力气了。宗三又继续看着窗外。

来到本丸已经近一个月了,这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。宗三感到有些好笑,果然是没上过战场的刀呢,同其他打刀相比自己的能力十分逊色。估计这次过后,主人就不会派他出阵了。

毕竟这一个月来本丸优秀的新人也越来越多,早已不是当初只有三把打刀一把短刀凑不够一个队伍的局面。就算资历老又怎样?

越想心中就越郁结,宗三索性闭上眼打算小憩。但身上越来越疼的伤口根本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睡去。简简单单包扎上的纱布已经渗出浅红来。

好烦啊……这么脆弱的身体。

宗三忽然想到了那人,在初期的本丸手入设备并不完全的时候,大家受伤的时候都是他来帮忙的。宗三在本丸中朋友不是很多,因为那看起来比较难以接近的悲哀气息。药研算是一位比较亲近的好友,因为两人的原主同为信长大人,在很早之前就共事过了。而且宗三来到本丸见到的第一把刀。

很灿烂的笑容,同很多年前一样。

药研在哪呢?好像……是在远征吧。十八个小时的元寇防垒。

不知道他回来的时候自己能不能手入完呢?

评论(6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