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壓

一个小号,会不定时发奇怪的东西。 主写的是药宗,会写es/yys/刀剑乱舞。
坑品无保证,人不会失踪,戳催会吱声。最近脑洞大纲较多,想看扩写请留言。


cp药宗,现代设定,ooc有。
很久之前写的然后现在放了上来……
最近只能产出这种超短的段子,连短篇都算不上……
啊,烦躁(*´﹃`*)
就不想题目了,会有后续(和车)。

接到酒保的电话后药研立马披上衣服,开车赶往那间酒吧。

酒吧街的十点正是最热闹的时刻,霓虹灯闪耀着夺目的光,嘈杂的乐曲让人心烦意乱。药研停好车,皱着眉推开了其中一间酒吧的门。

酒气,冷气和香气扑面而来,闪烁的灯光十分晃眼。男男女女在舞台前拥挤,舞台上的女人唱着乱七八糟的歌。药研按照酒保所说的推开了一间包厢的门,门里面稍安静些,那个人还在一杯一杯的倒酒,地上早就扔了三四瓶。

他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手,把杯子放在一边。宗三嘟囔着要去抢杯,却因为被药研抓住手而动弹不得。

“走啦,你喝多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药研扶起他,宗三挣扎了一下,然后乖乖的任他动作。药研从衣架上取下宗三的大衣,把他仔仔细细地裹了起来。

“还能走路吗?”药研一边收拾桌上宗三的东西一边问道。宗三甩了甩头,用桌上的湿巾擦了擦脸,然后说“当然还能。”

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酒吧。宗三在前,他在后。他问:“这次是为了什么?”

宗三的声音有点委屈的从前面传来:“分了。”

“怎么这个也分了?”药研的声音有点变调。

“没原因,看不顺眼啊。”宗三忽然笑起来,像是想到有什么有趣的事情。“他还有个可爱的女朋友呢 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感觉我这辈子不会有真爱了——”宗三拉长声音。

药研沉默了一下,然后开口:“喂,你要考虑一下我吗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,似乎在酒吧街喧闹的乐声中一下子消散了。

宗三笑着回头:“哈哈哈,你说什么?我刚没听见。”

药研快走两步跟他并肩:“你真的不知道吗?”

宗三没有说话了,但脸上还一直挂着笑意。他偏头看向药研,醉酒的脸上挂着浅红,眼睛半阖。璀璨的灯火映在他的眼中,药研看着他的眼睛,竟有半晌出神。

“没什么。”药研打开车门,然后把他塞进车里,用环住他的姿势给宗三系上安全带,正要起身时,感受到耳畔传来的热气,带着浓重酒气的炽热吐息让他愣在原地。

是宗三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,然后像是恶作剧得逞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“以后别这样了。”药研低着头,声音闷闷的。他从车厢中钻出来关上车门,然后进到驾驶室里面发动车子。

车厢内沉默无声,收音机孤独的播放着深夜电台的一首首不知名的歌。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话,一个人醒着,而一个人睡着了。

这样接喝醉的宗三回家的事,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。这样模模糊糊暧昧的心情,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药研自己也不知道是何时开始下意识的去关注他,总之就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的喜欢上了自己的友人。

表白的话语吞吐在舌尖,像是畏惧什么似的迟迟不敢跳出去。

或许……总会有一天能说出自己的心声吧。虽然这么说着,药研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痛斥自己的犹豫不决。总有一天,宗三会遇到真正属于他的人,到时候就真的只能是做朋友了。

再等等……等到真的确定他的心意再说好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