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壓

一个小号,会不定时发奇怪的东西。 主写的是药宗,会写es/yys/刀剑乱舞。
坑品无保证,人不会失踪,戳催会吱声。最近脑洞大纲较多,想看扩写请留言。

[药宗]Hard to drinkⅠ

吸血鬼pa
艰难产物
ooc有
哭泣

药研躺在床上,看着旁边厚重的窗帷,还有半遮半掩的窗子,外面是灰蒙蒙的景象。

似乎又起雾了,上午才变得温暖些的阳光再度变得冰冷起来,墙角的钟指向下午三点。楼下弟弟们的嬉笑声隐隐约约的传了上来,空气中的尘土味重了一点,药研揉了揉鼻子想道。稍后就拜托弟弟们清扫一下吧。

这是药研卧病在床的第五年,他清楚自己时日不多。病魔无情的吞噬着他所剩无几的生命,他的皮肤日渐苍白,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在某个晚上,这个宅邸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同样的苍白皮肤,但尖尖耳朵和异色双瞳标志着,他不是普通人。

看见他的第一眼,药研的心忽然砰砰的跳了起来。他感觉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梗着,心跳的很快,皮肤在发烫,血液似乎也沸腾了。

他就像飞倦了的孤蝶,随意的停在枝头,药研想伸出手又犹豫踟躇,似乎这个美丽的人在他伸出手的下一瞬就要消失不见。

对方笑了,尖尖的牙齿显露出来,药研忽想起了书中所描述的那个神秘又危险的血族。

“你是吸血鬼吗?”少年用略略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他没有回答药研的问题,自顾自的说:“你的血肯定很难喝。”

药研怔了一下,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。“你病的很重。病人的血不会好喝的。”青年撇了撇嘴。药研不知道说什么好,一见面就被对方嫌弃的感觉很微妙。

“但是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。”青年突然凑上前,双膝分开跪在药研身前,头埋在他的颈间嗅闻。樱粉的发垂在药研胸前,在月光的照射下闪耀着迷人的色泽。吸血鬼的冰冷皮肤非但没使他躁动的情绪平复下来,反而助长其势,在心中燃起了燎原的火。

“你要吸我的血吗?”药研不自在的侧了侧头。

“有点想尝尝呢。”吸血鬼抬起头,伸手搂住药研的肩膀,纤细的手指抚摸上他的脖子。

评论(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