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壓

一个小号,会不定时发奇怪的东西。 主写的是药宗,会写es/yys/刀剑乱舞。
坑品无保证,人不会失踪,戳催会吱声。最近脑洞大纲较多,想看扩写请留言。

[药宗]hard to drink⒈

伪更慎入´_>`微调一下,觉得之前每章字数有点少。
⒉近期掉落(•̀ᴗ•́)و
撒腿就跑。
——
药研躺在床上,看着旁边厚重的窗帷,还有半遮半掩的窗子,外面是灰蒙蒙的景象。

似乎又起雾了,上午才变得温暖些的阳光再度变得冰冷起来,墙角的钟指向下午三点。楼下弟弟们的嬉笑声隐隐约约的传了上来,空气中的尘土味重了一点,药研揉了揉鼻子想道。稍后就拜托弟弟们清扫一下吧。

这是药研卧病在床的第五年,他清楚自己时日不多。病魔无情的吞噬着他所剩无几的生命,他的皮肤日渐苍白,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在某个晚上,这个宅邸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同样的苍白皮肤,但尖尖耳朵和异色双瞳标志着,他不是普通人。

看见他的第一眼,药研的心忽然砰砰的跳了起来。他感觉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梗着,心跳的很快,皮肤在发烫,血液似乎也沸腾了。

他就像飞倦了的孤蝶,随意的停在枝头,药研想伸出手又犹豫踟躇,似乎这个美丽的人在他伸出手的下一瞬就要消失不见。

对方笑了,尖尖的牙齿显露出来,药研忽想起了书中所描述的那个神秘又危险的血族。

“你是吸血鬼吗?”少年用略略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他没有回答药研的问题,自顾自的说:“你的血肯定很难喝。”

药研怔了一下,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。“你病的很重。病人的血不会好喝的。”青年撇了撇嘴。药研不知道说什么好,一见面就被对方嫌弃的感觉很微妙。

“但是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。”青年突然凑上前,双膝分开跪在药研身前,头埋在他的颈间嗅闻。樱粉的发垂在药研胸前,在月光的照射下闪耀着迷人的色泽。吸血鬼的冰冷皮肤非但没使他躁动的情绪平复下来,反而助长其势,在心中燃起了燎原的火。

“你要吸我的血吗?”药研不自在的侧了侧头。

“有点想尝尝呢。”吸血鬼抬起头,伸手搂住药研的肩膀,纤细的手指抚摸上他的脖子。

感受到吸血鬼的唇挨上他的颈侧,不同于手指的触感让他一阵寒颤,药研闭上了双眼。

尖尖的牙齿抵住颈部的血管,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。吸血鬼含住他的皮肤,然后吮了一口。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愣住了,脸上似乎有些发烫。

“这是一个印记。”吸血鬼突然笑了起来,“等你病好了我再品尝吧。”

“我要走了”吸血鬼望着隐隐泛着红光的天际,然后他推开了窗户,半边身子探出窗外。药研没有做声,但却不自觉的抓紧了被子,吸血鬼静静的看着他的手,然后抬头直视他的眼睛。

“我名宗三左文字。”吸血鬼的眼睛很明亮,在快要黎明的暗沉夜里就像星一样璀璨。

“我叫药研……藤四郎。”话说到一半时,宗三已经纵身跃下。半掩的窗户中吹进的风轻轻摇动着窗帷,药研愣愣的看着窗户。一切都是他来之前的模样,这让他不由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否只是半梦半醒间的臆想。

但沸腾的血液,颈上隐隐刺痛的红印提醒着他,他确实的……遇到了一只吸血鬼。

刚才还不觉得,但一回过神来困意就突然袭击。在即将睡过去的前一秒,他还一直想着一件事。

……宗三左文字,是吗?

药研做了个梦,梦里他最终还是死掉了,他的坟墓旁有一株枯死的树,树上停留了两只蝙蝠。

似乎是个噩梦。但如果就那么死去,不用再受折磨,不用给家人带来累赘,到书中所说的另一个世界,那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嘛。

药研倚在窗边,看着外面,心里想着刚刚的梦。今天天气依旧是冷冷的,很意外的是雾散了,太阳的光辉毫无遮掩的洒向地面,药研忽然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。

他在衣柜里找到一件大衣,然后系上围巾。推开门门外却空无一人。药研看向墙角的挂钟,正是上午八时,哥哥应当是去工作了,而弟弟们应该是在学校里。

药研走下楼去,打开了大门。

评论

热度(6)